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资源 > 正文

读夜

更新:2021-07-01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 加载中... 字号: |
标签: 百度搜索

一直就怕黑,无论是不谙世故的童年,抑或是朝气蓬勃的青春年少,或是已过不惑之年的现在,黑暗于我是最决绝的杀手锏,决绝到不留任何挣扎的余地。当然,这黑暗不是灿灿艳阳下黑的颜色,而是逼尽了光明,逼尽了任何色泽,只留下纯色的黑夜。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像癌细胞一样吞噬了所有的思维,只留下恐惧。大团大团的黑,从四面八方向你逼仄而来,你看不到它们的面目,或狰狞,或丑恶,或阴毒,或残忍。你超凡的想象力只定格在两个字上:“恐怖”。你感到肉体被一点一点地撕碎,你看不见血肉迸溅时上演的最后的悲壮,只有嘶嘶、嚓嚓、咯吱咯吱的咀嚼声充斥你的耳膜,湮灭了其他一切声音。你只觉得头渐渐地大起来,像一只已经饱满却仍在充气的气球,正面临着那一声惨烈的爆炸,却迟迟不肯来临。而你的心却正在一点一点地缩小,缩成一枝硬硬的鼓槌,在你的五脏六腑上擂起惊天的强音。于是,那根维系生命与肉体的弦,像弯到了极限的强弓,再也经不起任何力量的释放,顷刻之间崩溃了。你的灵魂,你的肉体,你所有的计算的不差分毫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随即像气体一样被蒸发,为凝重的黑暗又添上浓浓的一笔。

每当此时,我都无以例外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迫不及待手忙脚乱地寻找能驱逐黑暗的任何工具,一盏灯、一只手电筒、一个打火机、一盒火柴。

于是,我又一次明白了人包括太多的飞禽走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一重复了亿万年且继续重复下去的现象里,又蕴涵了多么深奥的道理。明白了为什么万物之灵的人有了睡眠,且都是在夜里。是人性中的缺憾,还是不敢面对黑暗的逃避?为了抵御黑暗的吞噬,人们用自己尚有一息的思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梦幻,为黑暗敷上一层层缥缈的亮色。夜便成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如果是在皓月当空的夜晚,雾般的窗纱挡不住月光的好奇,室内便升腾起暧昧的薄霭,燎燃了你躁动的意绪。你披衣站在窗前,让窗纱像合拢的折扇一样规矩地躲在一边。将玻璃窗轻轻拉开,水银一样的清辉流进了小屋,也浸润了你岑寂的身心。窗外的梧桐树已是花团锦簇,那氤氲的柔便有了袭人的芬芳,醉了几多人的梦乡。尤是那一声颤颤的游丝一般的“热馄饨”从月光的指缝里悄然而至,于这萧然里有了些许尘俗的月晕。倚窗凝望,岁月之河就流到那个凄迷的遥远,一缕相思的潮水涌到睫毛尖上,凝成晶莹的一粒,像清晨草叶上的露,不复再拾起地落下。

这时的夜还狰狞吗?

或是在暗夜的草原,几个好友燃一堆篝火圆围在一起,如泣如诉的马头琴声袅娜地游进心底,诉说着草原的沉浮消长,讲述着一个古老而凄美的故事。索性就躺在温润的草地上,任泥土、野花、还有牛粪燃烧的气味熏沐。月亮姑娘是迟到还是早退了,才使得星星这般的熙熙攘攘,它们洗尽了世俗的铅华,不带任何修饰地向你走来,像儿时的萤火虫跳着舞着向你飞来,那夜空也因了草原的旷达而纯净得只有宝石般深邃的蓝。只把尚未泯灭的激情播撒在蓝里,来年的梦里收获满船的星辉。只有草原才特有的没有任何障碍、没有任何剪影、没有任何遮拦、没有任何点缀的纯而又纯的夜阻隔了遥远。就在这幽邃的夜色里睡成一个痴人,一任夜神的手剥离了道具,解除了武装,没有了过去,没有了未来,没有了现在,也没有了自我的轻松与惬意袭上身来。

这时的夜还恐惧吗?

最是初秋时节,驱车行驶在星月荧荧的田野上,宽阔通达的柏油路已留在了灯火通明的灿烂里,只在有点崎岖、有点颠簸的沙土路上蛇行,两束灯柱像两把扫帚恣意挥洒,将黑暗逼到了尽头。索性就弃车而下,熄了车灯,坐在田埂上,将自己融化在夜色里,成为夜的一个分子一个原子。因了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这里没有了车水马龙,是阅尽繁华后的宁静。田里的玉米已经成熟,褪去绿色的玉米秸被依稀的光剪成整肃的士兵列在那里。秋虫不知是为丰收而欢唱,还是西风将至的哀鸣,像波一样在草叶上滑来滑去,加重了夜的静谧。蕙的风是信使送来了软软的笑声,是几个村姑正在路边剥玉米,她们已将美丽藏在了夜幕里,只有敦厚的乡音为夜凭添了几多生动。随意地坐在略带湿润的草地上,不用为坐姿是否优美而刻意,也不用为行为的怪张而修饰。是夜脱去了白昼的盔甲,还原成一个真实。尽管坐姿不优美,尽管行为不规范,然而却是一个真实的自己。也许只有夜才拥有真实,只有夜才容得下真实。不再去看,在夜的怀抱里,眼睛已失去了往日的俊采神仪,无论是水汪汪的,还是湖水般的,还是浑浊的。就封杀了那双眼睛,只用心、用灵去读去品味夜的博大与洒脱。它永远不会去炫耀自己的深邃与睿智,也不会变幻出灼人的五颜六色去邀宠,更不会变着法儿弄一些眩目的桂冠去欺世。夜是质朴的,是真实的,是自然的,是平淡的。即使是有了亮色,像月亮、像星星、像遥远的灯火,那亮色也是坦诚的,无论它或圆或缺或强或弱,都是真实的,真实的连阴影也给你看,连那残缺也供你品。正是因了这真实与坦诚,才记取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才慰藉了几多凄苦无助的心灵,也唤回了无数几尽泯灭的真情。

这时的夜还残忍吗?

惧怕鬼是因为心中有鬼,惧怕黑暗是否也因为心中有黑暗呢?

读夜,心灵的黑暗渐渐离去,梦里也是一片光明。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挑错文字| 打印本文| 下载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