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 正文

灰姑娘的忧伤

更新:2020-12-29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百度搜索
  1
  
  罗茜是因为逃婚才去的省城。
  
  走的那天,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丑娃塞进小小的行囊里,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小镇。
  
  说好了青萍来接她,可是下了火车,连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正等得心焦,一辆铃木摩托"嗖"的一声停在她面前,车上的人一只腿支在地上,并不下车,眯着眼睛打量她,嘴角上扬,扯出一丝笑容。
  
  罗茜慌慌地往后退,这是一个帅得令人窒息的男人,小镇上也有,只是那些都是阳光的规矩的好男孩,就算是坏男孩,至多也就光着个膀子在街上横晃,不会像他这样眯着眼睛看人,有一点点痞,有一点点坏。
  
  他说他叫苏原,是来接她的。罗茜看着他,内心里充满戒备,清清脆脆地说,俺不认识你,表姐说了,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话。
  
  苏原忍不住就笑了,“果然是个柴火妞。”他说,“是青萍让我来接你的,尽管我有点花心,但我不会打你的主意。”想想大约意犹未尽,他坏坏地笑着贴紧罗茜的耳朵补充,“你长得令我失望。”
  
  罗茜的脸一下飞上了红云,不情不愿地上了苏原的铃木,僵硬地撑住身体,努力地保持着和他之间的距离。
  
  2
  
  那是一个很小的房子,大约五十个平方,两室没有厅,房子挺新的,装修设施齐备。罗茜惊呼:“青萍都有自己的房子了?她可真能干!”苏原撇嘴说:“你那表姐啊,她整天忙,飞来飞去,趁隙还和一个小白脸打得火热,没功夫管你,所以她把你丢给我了,这是我的家,你暂时住这里。”
  
  罗茜惊异地瞪着他:“就我们两个住在一起吗?”她张口结舌地问,样子有点土。苏原被她逗乐了:“我花心,但不是色狼,你这样的我没兴趣。”
  
  罗茜气得脸都绿了,拖着行李进了自己的小房间,把丑娃放在床上,把几件简单的衣服挂在衣柜里,除此之外好像就别无他物了。
  
  夜里,罗茜睡觉几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管她知道门已经被她锁住了,可是她还是担心他会有钥匙,因为这是他的家啊。至早晨起来,她慌乱地跑到门边,检查缠绕在门锁上的那根细细的长发丝,依旧完好无损,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3
  
  苏原给罗茜找了好几份工作,都因为罗茜是个柴火妞,土得掉渣而告吹。苏原有些恨这些以貌取人的人,他恶狠狠地说:“我就不信,你不是美女。”
  
  从那一天开始,苏原真的当起了罗茜的老师,一板一眼,像模像样,只不过不是教她算术语文这些,而是社交礼仪,穿衣打扮,品味修养,怎样和男人交往过招。苏原本是学美术的,毕业后以画画为生,浪荡,不羁,喜欢飙车,对什么事儿都不曾认真,但对重塑罗茜,充满了兴趣。
  
  罗茜原本是一个充满了田野味道和青草芬芳的姑娘,苏原却要帮她由一朵淡雅质朴的小花长成高贵美丽的玫瑰。这个庞大的工程哪里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呢?
  
  罗茜在街角的蛋糕店找到了一份做蛋糕的工作,薪水不多,但可以养自己,重要的是她喜欢蛋糕店里甜丝丝的气味,下班回家,还可以顺便捎一块蛋糕给苏原,看着他馋猫一样吃完,然后抹抹嘴的样子。
  
  每天晚上,苏原给她留很多功课,看碟,看小说,听音乐,他选择的电影音乐小说多是唯美空灵神秘的那种,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要她反反复复地听《神秘园》,抑或看《青木瓜之味》那类电影,大段大段的形体动作,极少台词,如诗如画的画面,可是在蛋糕店里站了一天的罗茜,还是忍不住睡着了。
  
  4
  
  青萍过生日时请了很多她商场上的朋友,为了这次聚会,苏原做了很多准备,给罗茜选了灰绿的单肩裙,软皮及踝靴鞋,简单流畅的线条,瓶底似的眼镜换成了隐形眼镜,长发水藻一样卷曲地落在肩上,透明的底妆,淡淡的唇彩,配上罗茜修长的身材,简直天衣无缝。
  
  罗茜不是那种世俗妖媚的美,她细长的眼睛猫一样慵懒,纤腰一握,站在那里,像一株绿色的植物,优雅中有一丝微微的颓败的味道。苏原打量她,罗茜无疑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他把她按照自己的意思重塑成冷艳傲慢的女子,不时尚,但另类。
  
  青萍见到罗茜时,哇哇地乱叫:“妞,你是谁啊?怎么像个百变女巫,把姐比下去了。”青萍感叹,“苏原这家伙,真有他的,肯在你身上下这么多的功夫,是不是爱上你了?”罗茜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他暗恋表姐还差不多,否则怎么肯帮表姐照顾我这个乡下傻妞?”
  
  青萍的心“咯噔”一下,这丫头这么快就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悟性高,进步神速。
  
  那晚刘子涵也来了,惊异地看着罗茜,眼光一刻不离地绕住她,寻机过来搭讪,罗茜却是淡淡的,爱理不理的样子。她和一个英俊的美国男人纠缠在一起,和着优美的舞曲,翩翩起舞。
  
  5
  
  有一晚回来,罗茜闻到家里有浓烈的酒味,苏原本是不喝酒的,刚想过去看个究竟,忽然听到苏原的屋子里有女人妖媚的笑声和尖尖的说话的声音,那种细细的女声,吊得她心里很难受。
  
  她折回自己的房间,生气,吸烟,灰白的烟轻轻地磕落在精致的玛瑙烟缸里,优雅的姿势,仿佛是一个有着多年烟龄的大烟鬼,其实,也不过是苏原前不久刚教她的。
  
  忽然听到苏原在那个屋里喊,罗茜,你的电话。然后听到他小声咕哝:“我都成专业接线生了,全***的是找她的……”
  
  她过去接电话,看到他臂弯里的女人,并不漂亮,有一双细长的眼睛,猫一般慵懒,蛰伏在他怀里,心开始钝痛,慢慢地传递到四肢,然后像中了毒似的,四肢绵软无力,拿不住电话。
  
  是青萍,青萍的电话总是不合时宜。
  
  6
  
  罗茜凋谢得很快,人越来越瘦,但还是依旧打扮得仔细精致。她接受了刘子涵的邀请,去他们公司上班,成了一个白领。刘子涵对罗茜言听计从,只为讨得美人欢心。
  
  罗茜尽量避免在家里碰到苏原,尽管她很想他,想到心痛;尽管她和他待在只有一墙之隔的两个屋子里,他们像那些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见了面彼此客气气地点头打招呼,但也仅限于此。
  
  有时候,罗茜做事或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心会转过十八道弯,莫名的想起苏原,想起那个和自己一样有着细长的眼睛的女人,他恋爱了,自己不再是他的灰姑娘。
  
  刘子涵向她求婚时,她没有犹豫,尽管刘子涵是二婚,尽管知道刘子涵只是爱她的身体,可是她不计较,没有了苏原,和谁都一样,不过是结婚而已。
  
  苏原是看着她一点一点把东西收拾到小小的行囊中,然后一步三回头地上了刘子涵等在楼下的车子,暮色苍茫,苏原站在窗边吸烟,一动不动。
  
  7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 挑错文字 | 打印本文 | 下载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