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 正文

今晚明月在

更新:2021-06-18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 加载中... 字号: |
标签: 百度搜索

喜欢月光,不管四季的哪一天,只要有月光的晚上,我都喜欢走出来,到郊外僻静地方,独享一份宁静和月的皎洁。喜欢月儿,是因它温婉、简约、澄莹,更因每月中,它都努力盈满,然后渐缺,这一过程既是经历又是结果,很唯美,盈缺循环间分寸把握适度。正如两个人的距离,靠近了,疏离;疏离后,再渐渐靠近。疏密调节中,不厌倦,心相连、情相牵。

今晚的月依然高远而圣洁,柔和的光斜射,洒遍,布满。可我的心思不在赏月,想回家看父母。然,月儿却如影随形,伴随着我从自己家到父母家的距离。

车行郊外,除了来往汽车、路旁村子偶有点点灯光以外,伴我们前行的就是今晚的月。透过天窗,我望见月儿的脸,皎白素净。因了它的存在,整个旷野明亮起来,让夜行人可以看清前方的路和一个个拐角。

月光下,路旁树影婆娑,凋落的叶子杂乱无章地躺在地上,无暇顾及姿势的优雅,它们只想偎依着大地静候冰霜,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下一个春天增添些什么。

周一,母亲打电话给弟弟,说父亲偶尔有点心慌头晕。弟弟出差不在家。于是,我和老公把父亲接来做了检查,买来药在我家打针。可父亲说什么也不愿意,非要回家不可。于是,才有今晚的月下回家。

到家后,看到父亲脸色恢复正常,我心稍安。老公打开空调,让父母房间里暖和一些。老人就是这样,买了空调却很少用,说费电。

每次回家,总是给父亲搓搓手、按按肩,告诉他生命在于运动,要多活动活动。每次打电话都会告诉母亲,让父亲在院内院外走走。母亲说:你爹和我一起去菜园了,去村东头看麦田,在打扫院中的落叶了,我们俩一起去村里超市买东西了……父亲散步的距离由田野到村口,再到家门口,离家越来越近,身体越来越弱。他是真的懒得动,原来还时常看书报、听戏曲,现在大多时间是静静地坐着或躺着。

明显感觉父母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尤其是父亲,今年特别不想动,时常坐在椅子上,坐累了就躺在床上休息。起床睡觉也要母亲帮着才行。

父亲真的老了,记性差了,走路缓慢,要柱拐杖。有人对母亲说,你放开他的手试试,他有拐杖,自己可以走路的。可等人走后,他对母亲说:“别听他的话,别松开我的手,我害怕摔倒。”是的,父亲变胆小了。

母亲出去时间长一点,他就会抱怨:“怎么出去那么常时间?你不管我了吗?”这次输液也是,因为母亲没来,说什么父亲也不在我家住。好像和母亲在一起,由母亲照顾着生活才踏实、才心安。

其实,母亲走路也蹒跚。只是她每天闲不下来,要照顾父亲,要做一日三餐和家务,还想侍候她的小菜园。

母亲勤劳一辈子,为我们家付出一辈子,而且继续付出着,无怨无悔。她常说,只要我能动,就不麻烦你们几个。母亲是位乐观的人,也很满足现有的一切,经常说:“咱家不错,做梦也没想到能生活这么好!”

每次从家里回来,母亲总是对父亲说:“走,老头子,送送女儿去。”这次因为是晚上,我没让父亲起来。母亲送我们到门口,我对母亲说:“您别出来了,关门睡觉吧。”母亲摆摆手:“你们走吧,路上慢点!”

车开动时,我回头看,母亲正站在门口。皎洁的月光映在母亲身上,母亲的身影融在清辉里,也定格在女儿心里。今晚明月在,正照女儿归!

父母健在不正如天上的圆月吗!儿女们就在父母圆圆的月辉下快乐生活,无论走多久,也惦记着月的圆缺;无论走多远,也走不出圆月的皎洁。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挑错文字| 打印本文| 下载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