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正文

烟花盛开的时节

更新:2021-10-02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 加载中... 字号: |
标签: 百度搜索

烟花漫天绽放的时节,年已近末尾,浓重的油腻味渐淡,龙灯与烟花将街道打扮得妖艳俗气热闹,正月十五是新年的压轴。街道锣鼓的铿铿锵锵夹杂着鞭炮声声,新年在做最后的狂欢。竭力喧嚣中,极具地域民俗风情的演出,把街道染出一片繁华喧闹,四处赶来的人潮里,年被推到高潮。

记得多年前故乡有一种高跷叫“上杆”,把小小的孩子画成戏子模样,穿上小戏服,戴上戏帽,绑在高杆上,锣鼓开道,夹杂在成人高跷队伍中的孩子,像一个个玩具娃娃。他们在杆上东摇西晃憨态可掬,有的睡着了,有的睁大眼睛张望,有的哇哇大哭,哭得厉害了下边的人便剥开一块糖,蘸一下水,沾在另一根杆上给孩子挑上去送到嘴边。因为手脚被固定着,小孩子只能用嘴轻轻咬住糖,哭声戛然而止,泪珠在冻得通红的笑脸上闪着光。传说上过杆的孩子长大格外有出息,那时候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小时候可以上一次杆,随着时光流逝,人们早已不再相信那些传说,好久没看到年画样的娃娃站在寒风凛冽的高杆上了。

对于白天的锣鼓喧天与各式花样表演,我是不太心热的,只有夜色里灿烂盛开的烟花才是我一年的祈盼。正月十三或十四晚上,月明星稀的夜色里,提前知道有烟花的街头人潮涌动,随着人流涌到预定放烟花的地方。一片高处的空地,人群开始涌向某个边角空地。拥挤等待间,烟花冉冉升起,在夜幕中璀璨绽放,突然迸裂的瑰丽震撼着所有观客。月光霎时黯然失色。对比之下忍不住感慨,有的生命,从没有过激情绽放,悄无声息地活一世,终不过烟火盛开的看客。有的生命,虽很短暂,却惊艳了世间。烟花继续渲染着寂寂的天幕,无数孔雀开屏惊骇着夜空,无数火树银花染亮了天空,瞬间亮丽,瞬间湮灭,在这明灭的瞬间,我们用自己的手机或相机极力捕捉它的美,然而那些奔涌而出的张扬,那些改变了天地颜色用生命谱写的华章,又岂容得下一两个呆板的捕捉?地面的花灯与天幕的烟花,令凡俗的我恍若误入仙境,不沾一点尘埃。徜徉留恋间,最后一颗烟花缓缓散尽,坠入尘间,片刻后,地面灯光悄然熄灭,繁华落幕,天地陷入无边的寂冷,人潮涌向来时路,城里的灯火恬淡温馨,嘈杂与凌乱间我又回到俗世。

晨起,顺着昨夜足迹追溯,烟花散尽的地方一片狼藉,满地碎屑。风一吹,红色的炮皮与黑色的灰烬漫天飞扬,它们被风追赶拼尽全力奔跑,风陡然停了,没有生命的残骸随意落在草丛路边,静静躺着任随风与尘从尸体跨过。我捡起一个烟花的空壳,它早已失去灵性,在我的揉捏里变化着各种姿态。

环卫工人忙了起来,他们很快清理了现场,城恢复了平静,那场盛大花事好像从来没有。这世间哪一次辉煌绽放的背后,不是耗尽生命气息的自燃?有的绽放有观众,有的没有。即便没有也要绽放,否则悄无声息逝去的烟花会多么无趣。

烟花散尽,花灯收起,新年渐远,随后是一个新的琐碎平淡轮回。突然想牵着一个人的手,一起看一场烟花,一起看尽繁华阅尽苍凉,一起用生命绽放的一场盛大花事,扫一地残骸,淡然老去。

<< 返回首页 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挑错文字| 打印本文| 下载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