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烦恼 > 正文

到底是谁毁了我们的爱情

更新:2021-03-03 编辑:pengjun 来源:未知 人气:加载中...字号:|
标签:百度搜索
  前男友的母亲,好久不见
  
  时隔两年不见,她老了许多,后背已经稍显佝偻。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弯腰低头拖着饭店卫生间的地面,我踩着13厘米的超高跟,从容地从旁边走过,拧开水龙头,将手上溅的汤汁仔细冲洗干净。她赶紧收起拖把,从托盘里夹出一块洁白的手帕递给我,我目不斜视地接过来,这时,我们在镜子里认出了彼此。
  
  她的嘴巴稍稍抽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最后向我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她说:谢谢光临。
  
  我知道这儿的员工不收小费,但那一刻不知道哪根筋错乱,我竟然从兜里翻出五块钱,骄傲地扔进了她一直擎着的托盘里。
  
  从卫生间到座位这段距离,我心里百感交集,以至于落座后,闺蜜看到的是一张微笑着的泪脸。
  
  她是我前男友孙浩的妈妈。
  
  我与孙浩是大学校友,于一场集体活动中认识。经过攀谈后,才发现我与他竟然来自一个小城,老乡的关系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后来,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我还没走回宿舍,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再后来,剧情有些俗套,他日日问候,向我展开猛烈攻势,两个月后,我们成功牵手。
  
  我比孙浩低一届,经历了一年时间的异地恋,毕业后,我背起行囊,义无反顾地投奔孙浩而去。找工作,同居,两年后的国庆节,孙浩带我回家,正式拜见家长。
  
  我永远都忘不了孙浩口中那个通情达理的妈妈见到我后是怎样一副表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孙浩的妈妈从始至终一直都在反对我们的恋情。孙浩家里的经济状况很不好,他的父母供养他和弟弟两人上大学,几乎是倾其所有,至今,他们一家人仍住在郊区一栋不足30平方米的泥房内,直到孙浩毕业参加工作,一家人的经济状况才有所改善。
  
  孙浩妈妈将我让进屋里,当着孙浩的面,她还算客气。后来,孙浩和弟弟出去买菜,我一个人在家,她竟然在我面前跪下,哭着说:请你离开孙浩。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辛苦供养孙浩,是希望他能改变一家人的命运,他们希望孙浩能找个城里有钱人家的女儿结婚。而我呢,只是一个普通农家的女儿,和孙浩在一起只能让两家人持续贫穷的状态;她说她老了,不想再那么累。
  
  我把她扶起来,向她表白我和孙浩非常相爱,希望能打动她。但她却似乎铁了心,认定孙浩应该娶的人不是我。
  
  之后的两天,孙浩妈妈再也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第三天,我决定离开,孙浩不顾母亲的反对,和我一起启程。
  
  孙浩就这样开始和他的妈妈对峙,期间她因为高血压进了两次医院。我以为我和孙浩就这样天长地久了,但没有想到的是,我出差一个星期再回到一起住的小屋时,孙浩竟然失踪了,走得不留一点儿痕迹,连一只袜子都没有留下。
  
  他的电话停机,QQ、MSN、邮箱、人人网等一切联系方式全部将我拉黑,而我在伤心欲绝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怀孕1个多月。
  
  我几乎问遍了所有与孙浩认识的人,却没有任何消息。眼见小腹渐渐隆起,我只好去了孙浩的家。孙浩妈妈起初并不想见我,后来见我不肯离开,才打开了门。
  
  她说,孙浩消失就说明已经不想和我在一起了。我说,可是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她把眼睛停在我的肚皮上,良久,说:“那好吧,你留个电话,我找到他再通知你。”
  
  我等了一个月,当冰凉的器具伸进我的身体时,我的心,死了。
  
  她曾给过我最致命的诋毁
  
  我和闺蜜吃完饭,正准备结账离开,一个服务员叫住我,说有人找我。
  
  我让闺蜜先离开,然后顺着服务员的指引来到员工休息区,看见那个两鬓斑白的老妇人。见我走过去,她忽然局促地站起来,然后又局促地坐下去。
  
  我一直微笑地看她。
  
  她问,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
  
  我说,还不错,一直升职加薪,刚买了一套很小的房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不知道今天所拥有的一切能不能刺激到她,但是我控制不住地希望她明白一个事实,就是这些年我过得很好。我想,这把年纪还要出来扫厕所的女人,终归不是为了消遣时光吧。
  
  她不安地拢了拢头发,笑容尴尬:“那就好,那就好。”
  
  见我始终不问孙浩的境况,她竟然主动提及,说:“孙浩也回到这里了,前年买的房子,你们这里的房子真贵,孙浩欠了银行很多钱。”
  
  “没有关系,找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能少奋斗很多年。”面对“仇人”,我的话多少有些刻薄。
  
  她的脸色暗沉下来。我起身离开,心里响起了庆祝胜利的爆竹声。
  
  两天后,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竟然是孙浩。时隔多年,再听他的声音,恍若做梦。他问我能不能见一面,我犹豫了一下,但想想自己混得还不错,便决定光鲜亮丽地去赴约。
  
  孙浩比旧时瘦些,目光却不再清亮,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在现实中摸爬滚打的尘土气息。我本无言,但他一直在引导我说些自己的境况,并配合着一些尴尬的笑。后来,他终于说到,当初不辞而别是他的错,其实他只是想一个人冷静一下,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未来。他说:“如果不是你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我本打算回去找你的。”
  
  我不解,心里一惊,忙问道:“我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孙浩抿了口咖啡,瞪着眼睛说:“我听我妈说:你怀了别人的孩子,有两个月,我算了日期,不是我的。”
  
  杯子从我的手里滑落,摔在托盘上的时候,咖啡溅了我一脸,我掏出湿巾细细地擦拭着,心头陡然升起一股心酸和愤怒。我说:“我那时真应该把那个孩子生下来,然后抱去你家做一下亲子鉴定,看看以***的本事,她还能编造出什么样的故事。”
  
  我在孙浩目瞪口呆的沉默中,离开了。刚起身,便泪如雨下,到底是他的妈妈毁了我们的爱情,还是他的不信任和不坚定造就了这样一场闹剧?
  
  爱,怎么能说来就来
  
  后来,孙浩给我打了无数遍电话。我提醒他,如今我们各有各的生活,理应井水不犯河水,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纠缠了,道歉或者愧疚,现在都毫无意义。
  
  可事情似乎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那天,公司同事又把聚餐地点定在那家饭店,我在洗手间里再次遇上了孙浩的妈妈。刚回到座位,就见她换了便装跟过来,当着我同事的面表示要和我谈谈。
  
  她把我带到了外面的一家快餐店,坐下来的那一瞬间眼中雾气升腾,她哭着说,孙浩早就离婚了。我等着她暴露最终目的。
  
  许是母爱太过“伟大”,她竟然就那么置前期恩怨不顾,开始撮合起我和孙浩。她说:“你们过去那么好,有多年的感情基础,如今孙浩的事业挺好,你也发展得不错,你们在一起多般配啊!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以后互相有个照顾,你一个女人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
  
  我笑了,不知道这样的话怎么能从她口中说出,我没有回应,只淡淡地问她:“孙浩为什么要离婚?”
  
  她本不想说,后来怕我乱猜,才吞吞吐吐道:“唉,那个女人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又不好,总是在孙浩面前耀武扬威的。当初买这个房,我们全家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她和她家里还是嫌这套房子太小地段不好,两个人一直吵,最后就离了。”
  
  说完,她还不忘补充道:“孙浩根本没放下你,我看那日子他也没用心过。”
  
  我说点什么好呢?与她对质、声嘶力竭地声讨她过去对我所做的种种?抑或摆出女王的姿态,嘲笑她的母爱过了头?每一个念头都让我感到疲惫,算了,这都是际遇的错,说到底,孙浩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爱我。
  
  我温婉地对她说:“阿姨,我快结婚了。”
  
  她被惊了一下:“是吗?唉,太可惜了,男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说:“一个华裔商人,特别忙,等他从德国出差回来,我们就办婚礼。”
  
  她说:“总出差的男人可靠不住。”
  
  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们商议好了,婚后我移民或者他搬到中国来。”
  
  她终于沉默地低下头。一心只想找个条件好的女子陪她儿子一起还房贷、给她生孙子的女人,似乎没有多余的理智看出我的谎言。我其实还想告诉她:我的人生一直很精彩,有没有华裔商人也会这么精彩。但是我觉得,她不会懂这些,否则也不会做出当年那样的事。
<< 返回首页购买  更多 >>

分享到空间 | 挑错文字 | 打印本文 | 下载此文章